一念之差

文章

二千五百多年前,当大多数人宣扬宇宙唯神所创造时,释迦牟尼佛却阐释一切都是由心念所生的,与其盲目地依靠神力去消除灾难,谋求幸福,不如努力改善自己的思想,使它走入正确的方向。他开示因果论说,并指出一切苦乐,都是自己创造,自己承担的。《法句经 双要品》说(白话语译):

 

「心为万法之本,主使造作;

心若念恶,必现于言行;

罪恶与苦恼将自行追来,

犹如大车行过处,必留车辙。

心为万法之本,主使造作;

心若念善,必现于言行;

福报与快乐将自行追来,

犹如阳光投影处,伴随身形。」(注一)

 

佛门有句谚语提醒学人:「悟明自心,方可起修」。凡修学佛法的人,必须要先认识自己的心,才能掌握到下手处。否则一味「求神庇佑」而不知其义理,不但徒劳无功,反而会误入歧途。

什么是自心呢?它就是你当下刹那不停,永无竭止的心识活动。从无始以来,这心识就与你形影不离地存在于宇宙之间。你曾被它迷惑而作恶,遂招愆恶果,带给你不少痛苦;但它也曾教你作善,产生善报,令你享受很多乐果。你过去,现在,未来的一切遭遇—逆境,顺境—都是它带动的。

一切善恶的行为,皆由心念开始。所以修行人要时刻留意自己的起心动念;若有差错,走入贪、瞋、痴、杀、盗、淫、妄等乖念,必须立刻加以警惕和纠正,因为天堂与地狱之分,亦是自己一念善与恶的差别而巳。

 

一)曹彬与曹翰

宋朝有两位武将,帮助宋太祖平定天下,一个叫曹彬,另一个叫曹翰。两人虽是亲兄弟,但性格有天壤之别,是善恶的极端。

曹彬仁慈爱民,清廉节俭。根据野史的记载:北宋时期,将帅多数贪污敛财,曹彬不受此风影响,拒受不义之财。他领兵降服蜀国之后,许多将帅都满载而归。当时曹彬的行李很重,有人怀疑里面肯定都是在蜀国收获的奇珍异宝。宋太祖半信半疑,密令暗中观察。后来发现曹彬行李里面,全部都是书籍与行军时的地图,并无任何钱财珍宝,可见曹彬洁身自廉。

据说曹彬微时,曾遇见相士陈希夷。陈精于相术,对曹彬说:「你的边城骨隆起,印堂宽阔,目长光显,必主早年富贵。但是你的下腮尖削,口角下垂,晚福微薄。凡有权势,不宜用尽,要网开一面,或可培植一些晚福。」

曹彬听了陈希夷的话后,颇以为然,并且冥记于心。

乾德元年,曹彬带兵攻蜀,占领遂宁。他的部将主张屠城,以震声威;但曹彬严令禁止屠杀,并下令保护掳获的妇女,绝不准许有奸淫非礼行为,违令者斩。

后来,曹彬奉命征伐江南,因为不忍生灵涂炭,假病不肯就职,同僚的武将纷纷问候。曹彬就对将士说:「我的疾病,并不是食药可以治愈的,只要你们各人诚心发誓,攻下江南之日,决不妄杀一人,我的病就会好转过来了。」

将士们听了曹彬的话,便焚香对天发誓,决不妄杀一人。结果保存了江南千千万万人的生命。本来相士陈希夷批定曹彬寿短,而晚年无福的,但结果,曹彬享有高寿,还被封为济阳郡王,共有九个儿子,世世代代为宋朝大臣,家运非常显达。

相反,曹翰性情凶恶,残暴肆杀,行军时草菅人命,还纵容将士掳掠民间财宝,以振军威。开宝七年,江南后主李煜投降,各地州郡都已攻下,独有江州还在坚守抵抗。曹翰大怒,亲自带兵围攻江州,肆意杀戮淫掠,良民被杀者不计其数。

后来,曹翰死后,子孙大多沦为乞丐。其实,这祇不过是现世报。根据《历史感应统记》记载,曹翰死后,世世投生为猪。在明朝万历壬子年间,即是过了几百年,苏州人刘钖元,在贵州担任房考官。有一日在返乡途中,路经湖南,梦见一个脸长长的人对他说:

「我是宋朝将军曹翰,在唐朝时,是一个商人;偶然经过佛寺,看到法师讲经,发心设斋供养僧众,并且听经半日。由于这点善因,投生做过几世小官。到了宋朝,当了偏将军,就是曹翰。因为攻伐江州不下,怒而屠杀全城,种下重大杀业,世世堕落为猪,已经三百几年了。其中有一世,我投生你家为猪,承蒙你慈悲救活了我,将我送到佛寺放生,因与你有宿缘,所以可以托梦给你。现在你停船的地方,明日第一只受宰杀的猪就是我了,有缘与恩公相遇,求你发发慈悲,救救我的命!」

刘钖元从梦中惊醒过来,见到停船的地方,岸上果然是杀猪的屠场。不久,拉出一只猪,呼声悽惨。刘钖元向屠户买了这只猪,带返苏州,送到佛寺放生园了。

各位,心为法本。心念驱使一切:心中所想的是恶,则言语行为就会表现出恶;心中所想的是善,则言语行为亦将是善。但心念犹如白云苍狗,瞬息万变,极易纵情于贪瞋痴,因此大家必须时刻「制心护念」,切勿随顺放逸,否则会「行差踏错」,堕入痛苦的深渊,难以自拔。

以上故事都同时记录在《历史感应统记》、《灵隐晦大师果报见闻录》、《德育古鉴》和《相法秘传》内。

 

(二)张商英与陈世美

北宋有两位状元:一个是张商英,另一个是陈世美。两人都是出类拔萃,才华出众的人物。但是因为一念之差,陈世美贪图虚荣,抛妻弃子,背信违义,结果被判死刑,成为包拯铡刀下之亡魂。张商英坚贞守信,情义专一,后来政绩卓越,官位亨通,并且安享晚年。

故事是这样的:有一天,年青的张商英正上京赴考,途经一村庄。庄主向员外造了一个梦,看见天上的太阳,有一道特别强烈的光,照射在自己的家门上,惊醒后觉得此乃瑞梦,可能今日有贵人到访。

时至黄昏,张商英敲门借宿;向员外见他一表人才,立刻以上宾之礼接待,后来还提议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。张商英见向员外的女儿知书识礼,亦为之一见钟情,遂先行订婚。

张商英果然名题金榜,高中状元。京中的达官贵人,都想将自己的女儿许配予新科状元;但张商英是个坚守信约的人,虽然他的未婚妻只不过是村中淑女,但有婚约在先,所以对王亲国戚、达官贵人的提亲,尽皆婉拒。

张商英完婚后,携同眷属居于京师的状元府第。神宗元丰三年,他被神宗皇帝重用,官拜为宰相,但生活依然恬淡淳朴,平日喜爱研读佛经,尤对《维摩经》有独到见解,后世称他为「无尽居士」。

相反,陈世美未入仕途之前,已有一妻一子;但他高中状元后,得公主垂青。他贪图皇室的荣华富贵,讹称自已尚未娶妻,结果被选为驸马。他不但背信弃义,而且心肠狠毒,为了要灭口,竟派人暗杀糟糠之妻和亲生儿子,以图永绝后患。后来,此事被御史中丞包拯察知,上诉于神宗,提案审查,判陈世美欺君弃子,背信负义,受刀铡之死刑。

各位,张商英和陈世美都是宋朝的状元,才学不相伯仲;但因一念善恶之差,两人的命运便有天渊之别了,所以大家应时常警惕自已的心念,千万不要做恶事,以免一失足成千古恨啊!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(注一:《法句经双要品》:「心为法本,心尊心使;中心念恶,即言即行;罪苦自追,车轹于辙。心为法本,心尊心使;中心念善,即言即行;福乐自追,如影随形。」)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