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如居士

文章

「世事如舟挂短蓬,或移西岸或移东;

几回缺月还圆月,数阵南风又北风。

岁久人无千日好,春深花有几时红;

是非入耳君须忍,半事痴呆半作聋。 」

人生好像挂上短蓬遮蔽风雨的孤舟,在时光的大海中,随着激流东飘西泊。 世事有时欢乐如圆月,有时悲痛如缺月; 顺遂时如沐和暖的南风,乖逆时如遭凛烈的北风。 诸法是无常的,人有生、老、病、死的现象,物有成、住、坏、空的演变,时有春、夏、秋、冬的更替。

所以诗中说「岁久人无千日好,春深花有几时红。 」最后,作者将自己忍辱处世的经验,用两句话表达出来:「是非入耳君须忍,半事痴呆半作聋。 」

这首警世诗,是明朝文学家唐寅所作。 唐寅,又名唐伯虎,中国文学史上称他为吴中才子(即江苏省才子)。 他不但只是文学家、画家、书法家,而且对佛法颇有钻研,自号为「六如居士」。

为何自称为六如呢? 相传唐伯虎喜欢读诵《金刚经》。 有一日,他读至《金刚经》第三十二分的一首偈语:「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 」忽然心内有所省悟:原来世间一切事情,都是缘聚则生,缘散即灭,空无自性,短暂无常的,犹如经中所指的六种譬喻:如梦、如幻、如泡、如影、如露、如电。 自此之后,他就自称为六如居士。

相传唐伯虎年二十九岁时,在乡试考第一,本来有意在仕途上发展的,但可惜在考进士会试的时候,因被牵涉科场舞弊案,而被革黜于仕途。 从此之后,他放弃功名,傲游名山大川,致力于绘画、书法、诗词,与文人画家徐祯卿、祝允明、文征明齐名、号「吴门四才子」。

唐伯虎还写了一首词,文辞颇似近代的白话诗:

「人生七十古稀,我年七十为奇。

前十年幼小,后十年衰老。

中间只有五十年, 一半又在夜里过了。

算来只有廿十五年在世,受尽多少奔波烦恼! 」

这首词,感叹人生欢乐时光的短暂,大部分的时间都为生活奔波,为事业而烦忧。 他认为就算活到七十岁,除了前十年幼少不懂事,后十年衰老之外,中间五十年,一半是在黑夜中过的,其实算起来只有二十五年光景,快乐的时光,十分短促,而痛苦实在太多啦!

这位明代才子,虽然不得志于仕途,但是他在文艺方面的才华横溢,尤其是山水画,最能代表吴门江苏的传统。 他一生就是靠卖画维生,并无从商或做官,所以一生高风亮节,清贫自守,绝不贪取一文不义之财,即使穷困,绝不使用人间一分半毫不义的造业钱。 他很注重因果报应,所以他有一首诗讲: 「不炼金丹不坐禅,不为商贾不耕田。 闲来就写青山卖,不使人间造业钱。 」

 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