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书因缘

文章

上期刊出‘有关《三籍合观》’一文后,收到很多朋友查询,观成法师是怎样找到这本古书?文中说寻觅过程不可思议,希望公诸同好让大家分享。

这要推算到大概13年前,观成法师的脑海裡,总有一个概念在萦迴:“我要去日本寻找一本被遗忘了的佛教戒律古籍”,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。2011年,观成法师受邀去香港开演佛法讲座,于是趁此机会买了中转东京的机票,安排了三天时间逗留在日本。法师的弟子Amanda和Ken听说之后,请樱陪同前往。于是他们从香港出发,与法师在东京机场会合,并安排了一名日本友人做陪同翻译。

抵达东京一宿后,由日本友人开车,带著一行人前往多处的旧书摊寻找,找了一整天都没有收获。原来日本的旧书摊,跟香港的不同,售卖的都只是一些旧杂志,所以没有看到关于戒律的书籍。

第二天,大家到东京大学图书馆查询,图书管理员建议,去大学对面的古籍店碰碰运气。法师他们在一条叫本乡的大街(Hongo Dori),沿路走了颇久才到达古籍店,然而这裡卖的全都是日文书,并无中文书籍。热心的书店老闆给了一个汉文古书店的地址,于是大家又继续行程。

他们开了45分钟车,前往老闆推荐的那家书店。终于看到了很多关于佛教的汉文古书。仔细翻看,这些书多半是关于淨土法门、因果报应等等,依然没有戒律书。概然来到,大家也挑选了一些古书,结账时要收36万日元。由于随身现金不够,Ken去银行提款机取钱,但是银行卡却不知什麽原因失效,Amanda亦用上自己的提款咭去试,也不能取钱。这很奇怪,他们的提款咭曾经在外国很多地方使用都正常。于是Ken打电话到香港银行,银行给了一个可以确保交易成功的授权码,让他输入机器,可是依然没有成功。

正当踌躇间,这时日本友人提出自己家裡有现金可以先垫用,于是日本友人开车回家取钱,这样一去一来,需要约一个半小时。观成法师等待的时候,心有所思又再进去古书店看看。当时找了一阵子,高个子的Ken忽然抬头一看,在最上层的书架角落,有一套蒙麈的旧书,Ken问师父:“这本是您要找的吗?”观成法师瞪眼一看,说:“这本《四分律行事钞》正是我要寻找的书!”于是拿下来一看,果然是关于戒律的书,终于喜出望外找到了!

这书的定价为32万日元,因为刚才买了一些书,现在大家所剩只有27万现金,怎麽办呢?日本的销售文化是没有讨价还价的做法。这时候,距离法师他们回港航班的时间只有三小时了,难道期盼己久的愿望再次落空?最后书店老闆知道他们的处境,同意降价收27万,终于玉成其事。

回程途上,大家一再回想当天所发生的种种事情 ,确实不可思议!为何Ken的提款卡突然失效,Amanda的卡也同时失效,银行给予的密码仍然无法提款?正因为如此,才导致法师第二次进入书店而寻到;日本老闆没有坚持铁价不二,愿意降价在日本也是绝无仅有的事例;在航机起飞前的关键时刻,才找到这书。而且日本国土那麽大的地方,要找寻一本书,犹如沧海一粟,大海捞针,怎麽会找到呢?真是如有神助!

这本明末清初年间在日本刻印的佛教戒律古籍,题名为《三籍合观》。特别之处是有一位比丘泰忍,于日本宝永年间(约西元1686-1705年),于此《三籍合观》上,亲手写上详细注解,引经据典,旁徵博引。比丘泰忍所补充的资料钜细靡遗而且理论充足,字体端正,图文俱备,粗 略估算有十万字之多,令人叹为观止。

回到温哥华后,观成法师把书拿给其他法师看,大众都认为此书上,无论比丘泰忍的字迹,或是书中注解图示的方式,都跟观成法师的笔迹及书写方法很相似,有没有可能泰忍就是观成法师的前世呢?其实法师自己也很诧异,为何突然升起要去日本找书的念头,到辗转去东京的各个书店,几经周折终于寻到这本戒律古书。每一件事的发生都是因缘奇妙而巧合,更有特别之处是,书的封底内页注有:“寄附于常乐菴  比丘泰忍 宝永二乙酉年五月晦日”。难道作者当年已有预言,托付将来的人继续完成心愿?这一切彷彿冥冥中有一种力量让旧书和他重逢相见。若不是观成法师此次专程前往东京寻找,可能这套古书还在书店的书架角落裡,默默守候而佈满灰尘。

因缘的能量让这本书重见天日,法师认为他有责任把这书中,泰忍比丘的笔记整理面世,连同古籍输入电脑,重新打字排版,这样前人大德的心血才不至被湮没。如果能将这些资料加入《三籍合观》中,相信能使其成为一本极为珍贵的佛门戒律宝典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