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无常观

文章

无常是宇宙人生一切现象的真理。所谓「无常」,是指世间万物都是缘聚即生,缘散则灭,迁流不息,变幻无穷的。据《大智度论卷四十三》说:「无常」有「相续无常」与「念念无常」两种。

「相续无常」是渐变的,例如人的生、老、病、死过程;事物的生、住、异、灭四相。渐变可以漫延至无穷尽的时间;佛教以「劫」为计算极长时间的单位。「劫」有小劫、中劫和大劫。一小劫约为一千七百万年,二十个小劫成一中劫,四个中劫成一大劫。

「念念无常」是遽变的,意指我人的心念,是刹那生刹那灭的。「刹那」,代表极短的时间,以现在的时间单位计算,一刹那约等于七十五分之一秒,是非常短暂的。

观一切万物变化无常,以息灭自己的贪念,称为「无常观」。此观法乃修行佛法的第一要门。自古以来,先圣多以此为发菩提心之根本。这「无常观」开始时是怎样修习呢?以观「人身无常」为例,诸经教示行者要观想某些事象的生灭相:如梦幻、泡影、朝露、雷电、水月、镜花、浮云、虚空等。

惭愧得很,由于本人慧根尚浅,以上述的譬喻作观未能生效。

令我生起「无常观」的,倒是在初中时背诵的两阙词:明朝杨慎的「临江仙」与宋朝苏东坡的「水调歌头」。

(一) 临江仙 明朝 杨慎

 

「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;
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,一壶浊酒喜相逢;
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」。

 

《三国演义》作者罗贯中引用这阙词为卷头词,因为它不单文辞豪迈奔放,而且意境颇能道出古今世事的变幻无常。

「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」长江的流水,终日不停地向东奔流。汹涌澎湃的浪潮,淘洗了千古以来,无数的英雄事迹。历代的帝王后妃、英雄豪杰、宦官奸臣,为了各自的利益,不惜大动干戈,杀戮无辜;但经过一番斗争拼搏之后,到头来他们的业绩,无论善恶,亦不过缘尽消散,灰飞湮灭而已。

「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」是非是由「人我」二执产生的。先讲「我执」:众生的身心由「五蕴」假合而成。所谓「五蕴」,即是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。「色」指身体物质方面的组合元素;受、想、行、识指精神方面的总合作用。这身体物质与精神作用的组合五蕴— 自我— 是由于因缘和合而生,因缘分散而灭的。但凡夫执著「自我」为实有体,不觉察它的短暂无常,缘起空性,于是产生「我爱」「我见」「我慢」「我痴」四种根本烦恼。有「我执」自然就有相对的「人执」。执著愈重者,则所生的是非愈多,于是终日费尽心思,不惜损害别人,利益自己。但是,正如《遗教经》说:「生不带一文而来,死亦不持一文而去。」凡夫汲汲于名利之中,转头来亦不过两手空空而已。

历史上所谓「英雄」,一一反影了人性的丑恶与良善。他们的「是非成败」所要负担的业力和果报可不轻啊!就以《三国演义》这部民间野史来说,曹操的人生哲学是「宁教我负天下人,莫教天下人负我」,所以残暴狡诈,诡谲多变。他因多疑陷害了医术精湛的华陀,因嫉忌而斩杀了才华卓越的孔融。曹操病亡后;曹丕继位,子孙相继做了二十几年皇帝。但最后被朝臣司马懿密谋篡位,自位为帝,并将曹操子孙斩首,夷灭三族。一代奸雄,结果恶有恶报。

刘备为人宽仁厚德,爱民如子。他的修身哲学是「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」所以深受人民的爱戴。 诸葛亮「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」的忠主爱国精神,关羽见色不淫,义重如山的正气,千古以来成为历史上「忠义」的象征,为后世人所景仰。

祇是,他们的一切是非成败,都被时间的浪涛冲逝了,永不复返。山河大地不知经过了多少夕阳遍照的黄昏日落,但是青山依旧,绿水长流。

其实,在无穷无尽的宇宙时空内,连沧海也会变为桑田,更何况青山绿水?

「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」千百年来,白发渔夫和斩柴老翁生活在长江两岸,已经习惯这变幻无常,秋月春风的历史事蹟。如今老友难得相逢,大家来一壶浊酒,彼此痛快庆祝一番。古往今来,历史多少世事,管它是非成败,全都拿来作为谈笑的话题,开怀畅饮,所以说:「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」

(二)水调歌头 宋朝 苏轼

苏轼和他的弟弟苏辙的感情特别亲切。有一晚,时夕中秋八月十五,月圆之夜,苏轼欢饮达旦,因怀念被贬北方的弟弟,遂写了这阙词:

 

「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 ,今夕是何年?
我欲乘风归去,惟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
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!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
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!」

 

「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」举起酒杯问青天,究竟天上的明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呢?佛经说一切世间诸法,皆无有始。万法都是从因缘而生,亦由因缘而灭。佛说「无始」即是显「因」。如果有「始」则有「初」;既有「始初」,则不须从因缘而生,那么就违逆了「因缘」的真理了(对这辩证不明者,请参阅《中论观因缘品》)。所以,明月从无始以来,由于种种因缘而存在,追寻它的开始是了不可得的。

东坡居士举柸问明月的时候,显露出率直的情怀,内心却深藏着对人生聚散无常的伤感。自古以来,有无数赏月的人,将自己的欢乐和忧愁都寄托给明月,但经过千百年之后,景物依旧,人事已非,那孤寂清冷的月亮又照着谁呢?在恒古晶莹璀璨的明月下,人生不过是极为短暂的一刹那间而已。

「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」天上神仙的宫殿,今夜又是什么时间,什么境况呢?人间的五百年,忉利天才一昼夜;忉利天五百年,夜摩天才一昼夜。如此推算,人间的一日,在夜摩天尚不及一秒。人间的一秒,在朝生夕死的蜉蝣,可能当作一昼夜。可知,时间的量度,实在没有标准可言。生命的久暂,本来都是幻觉不实的。

「我欲乘风归去,惟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」望着深邃的天空,真希望能够乘着风儿飞上天上,但是又害怕神仙居住的地方太高,会冷得使人受不了。

「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!」于是只好和自己的影子,在晶莹的月色下翩翩起舞。那种快乐,就好像到了天上一样!

「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」夜深了,返回自己的屋子里,看着月色缓缓转过朱红色的楼阁,轻照着精致的小窗,并且照在我这无睡意的人身上。

「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」本来不应对大自然的美景生起怨恨心,但是月儿为何总是在人别离的时候,显得更圆满,使人看到皓月,心里难受呢?

「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」人生有悲愁、欢乐、离别和聚合,就正如月亮有阴、睛、圆、缺一样。自古以来就是这样,欢乐并不可能永远存在的。祇要我们平安无事,活得长久,即使相隔千里之遥,今晚大家都能够共赏天上的明月,这就没有任何遗憾了!所以说:「此事古难全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」

朋友,万物是无常短暂的,如大江东去般流逝。人活于天地间,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,最珍贵的就莫如当下;但当下亦不可得,因为它立刻又成为过去,所以《金刚经》云:「实无有一法可得」。
既然「无有一法可得」,那么人生的真义是甚么?人为甚么会生于世上?为什么要经历悲欢离合的遭遇、生老病死的痛苦呢?…….佛陀说当你证悟你本具的「常住真心」时,这一切人生的疑惑和痛苦,就能澈底消除了。
这「常住真心」就在你的内心深处,佛经称之为诸法实相、真心、佛性或实相般若,有待你去发掘,探讨和证悟。你有没有珍惜它的存在,并尝试去发挥它不可思议的功能呢?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