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生略记

文章

自古以来,世人每天屠宰牲畜,食噉其肉,这种习非成是的杀戮众生罪业,深如大海。 人类自称为万物之灵,应以仁义慈悲为怀,为什么要宰杀牲畜为食料呢? 须知诸恶业中,唯杀最重。

《梵网经》说食肉者断大慈悲佛性种子。 从来未有轻率慈悲者能成圣贤,更遑论成佛? 所以,佛门以「慈悲」赅摄一切善法。 「慈」者,爱护众生并施与安乐;「悲」者,悯念众生并拔除其苦。 这慈悲心是普及一切众生的——包括畜类——故「戒杀」被列为根本戒律之一;而「放生」更是佛门慈悲心的体现。 所谓「放生」,即是赎取被捕的鱼、鸟、牲畜等动物,再放归于河海或山林之中,以免其被宰杀的痛苦。

观音寺和戒定慧讲堂一向都有信众捐款放生,他们基于救护动物的慈悲信念,也有为消灾解难而祈福,由于疫情关系,师父没有回港,相关活动都停办了。

今年正值笔者在港,与善净法师商量下,我们发起由观音寺及戒定慧讲堂合办一次放生活动,师父也非常赞赞同,时间定在三月十四日。

众所皆知观成法师的放生行仪是非常严谨的,由选物、核实重量、操作乃至念诵仪轨都一丝不苟。 身为弟子的我们,又是第一次代表师父而为,不由地压力倍增! 我们先搜集各式各样的资料,包括师父以前曾经采用的方法,合作过的有关人仕,翻看以前的录像,做好一系列的准备工作,最后才决定当日活动的合作人仕及操作形式。

为了慎重其事,善净法师和义工提前去渔市场勘察情况,了解近期的鱼类品种及售价行情。 回来后我们做了详细的分析表,再三比较才决定所选对象。 接下来是确定当日参加者,由于顾及疫情期间限聚令,只能精简人选。 接着我们又要研习放生仪轨,拟定回向发愿文,点算当日所需物品等等,一连多天忙碌下来,万事俱备,只待行动。

2021年3月14日(农历二月初二) 晴天,早上八时半,我们一行人集合于长沙湾批发市场。 首先是去载着待放生鱼类的船上,与渔贩当场核实过磅的重量。 虽然这些鱼类在事前己经讨价还价并选择品种了,但是为了以最少的钱,购放最多的生命,我们不能缺少此环节,须知信徒所捐助的放生钱,分毫不能草率虚用,这样才能符合放生的「成本效益」。

我们带备自己的电子磅,先与渔贩的磅核对无误,然后众人分工合作,或是巡视生仓捞鱼,或是监察过秤,或是记录数量,或是分批累计等等………. 我看着渔船内这些可怜的水族众生,心想:「若不是这样的因缘,它们将会被渔商抢购一空,然后运到各市场…… 海鲜酒家、宾馆、饭店、商场食肆…… 最后在各厨房内,被刀砧剐戮,破肚抽肠,蒸煮煎烤,作为食料。 」

众人忙碌了两个多小时,把船仓内的鱼类遂一过磅,经统计后分别为:细鳞1725斤、黄立仓1565斤、铁立1789斤、沙立1731斤、丝立1966斤,合共有8776斤,涉款近三十万元。 这时候己届11点,有两位发心居士留船监护,我们先上岸午餐。

午斋后回到甲板上,当一切安排就绪开始启航。 渔船向着大屿山的方向,在浪花中缓缓驶行,阳光反映在辽阔的海面,仿佛披上了一层闪光的鱼鳞,美丽极了! 我庆幸今次能乘居港之便放生,广结善缘。 我们选择在欣澳对开的远处深海停航,准备开始放生仪轨。

我们迎着风浪,手着法器,提着《放生仪规》,垂目作「慈悲观」,俯瞰着甲板上的水簇,为它们念咒洒净,然后代说忏悔,皈依三宝及发愿回向。 同行者在甲板上合掌助念。 其实,在风浪中作观念咒是件难事,因为船身颠簸不定,双腿很难站稳,况且带来的音响被劲风拂动,发出扰人的飕飕声响,但此时我的内心世界却充溢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喜悦。 这喜悦来自慈悲——一种悯念众生,救护生命的感受。 须臾间,蓝天、碧海、劲风、阳光的动态与内心的恬静浑然融为一体……

最后,我们为这些水族众生诵出了致诚的祝祷:

『现前弟子众等,愿以此今天放生功德,回向所有放生的物命,永脱网捕吞杀,获尽天年,得生净土! 愿此功德,回向世界和平,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,疫情消除,亦特别回向所有出资者,参与者,随喜者,以及加拿大温哥华国际佛教观音寺及香港戒定慧讲堂七众弟子,宿业消除,身心安乐,福慧增长,工作顺利,广结善缘,满菩提愿,救护无边众生,同生极乐国。
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,上报四重恩,下至三涂苦,

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,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愿生西方净土中,九品莲花为父母,

花开见佛悟无生,不退菩萨为伴侣。

愿以此功德,普及于一切,我等与众生,皆共成佛道。

愿消三障诸烦恼,愿得智慧真明了,

普愿罪障悉消除,世世常行菩萨道。 』

仪规圆满结束后,我们立刻开始放生,将这一万多条的水族生命,回归大海。

至此,放生善举圆满结束。 各人喜悦的笑容,在初春暖流下,显得比阳光更璨烂,更温暖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