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代两诗僧

文章

八指头陀与花有缘

清朝诗僧颇多,但最具传奇性的,首推八指头陀。他祇读过三年书,而且从未学过作诗,但他即兴吟诵出来的诗,首首都是文辞隽永,意境深远,禅趣洋溢,亲切感人的。他能诗而不能写,时人将他的诗编纂为《八指头陀诗集》十卷,风行于世。

八指头陀(1851–1912),名敬安,字寄禅,湖南湘潭人,七岁丧父,十二岁丧母,因此幼年生活甚为坎坷,家贫失学,以牧牛维生。十六岁那年春天,他正在山坡牧牛,看见山上桃花盛开,灿烂夺目,徘徊其间,心情甚为舒畅。但是,顷刻间阴云满天,继而风雨交加,残花乱飞,棵棵桃树都变得摧折凋零。他顿感人生无常,于是毅然投于湘阴法华寺,依东林和尚剃度出家。

有一年,他行脚至阿育王寺佛舍利塔前礼拜,为了表示自已的虔诚,自燃左手二指,作法供养,因号“八指头陀”。他本来不懂作诗,为什麽后来成为著名诗僧呢?这内里有一段不可思议的感应故事:

八指头陀在岐山仁端寺任行堂僧的时候,有一日,见到一隻病狗走入寺内,饥困求食,他慈悲心切,将牠饲养于大寮(即厨房)隐蔽处。当时寺内是严禁养畜的,查出会被罸迁单(逐出寺门)。但是,为了救活这隻可怜的病狗,他愿意冒罸。正如《佛说阿难四事经》说:“当以慈心养育幼弱,见禽兽虫蛾,常当愍念,随其所食,令得苏息。”他决心要依教奉行慈悲心。

经过十数日后,这病狗也渐见痊愈,尚待数日就可为他另觅新主。怎料,方丈闻说有人养狗,突然要巡视大寮!头陀惟恐养狗一事被方丈发觉,于惶恐情急之际,即时将狗驱走,并将饲狗的残羹叟饭吞食而尽,以避嫌疑。这时狗踪已渺,狗饭亦空,方丈疑心顿息。事后,头陀回到寮房,口臭肚闷,吐呕不已,经过一夜,起床之后,竟然心境朗然,智慧顿开,悟“文字般若”,对一切文字,及以前不明白的经句,洞然通晓。

据说这种境界,是从他不惜冒罸,饲养病狗的“慈悲心”与吞食狗饭时,对污秽的“无分别心”所引发的。

当“慈悲心”与“无分别心”发挥至极点,刹那间就能觉悟真实智慧。

从此之后,他对任何有所感触的境物,即能吐词拈韵,吟咏成诗。有一首《雪后寻梅》的诗,就是他不须推敲,不加思维,即兴诵出的五言诗:

“积雪浩初晴,探寻策杖行,寒依古岸发,静觉暗香生;

瘦影扶烟立,清光背月明,无人契孤洁,一笑自含情。”

八指头陀喜欢梅花,他有一首咏梅的五言律诗:

“人间春似海,寂寞爱山家,孤屿淡相倚,高枝寒更花,

本来无色相,何处著横斜,不识东风意,寻春路转差。”

他亦性爱游山,故其游山诗甚多,录不胜录,如《归茅山诗》:

“禅心不及白云閒,荏苒风尘老客颜;

一别林间惊岁晚,归来红叶满秋山。”

另有《天童寺结茅》:

“山僧性爱山,不乐人间住;

欲持瓢笠行,更入山深处。”

他特别喜欢住在植有梅花的山寺,曾有七言绝句曰:

“我与青山有宿缘,住山不要买山钱;

山中岁月如流水,纔看梅花又一年。”

八指头陀一生与花有缘:他母亲是梦见兰花而生他的;少年时他见到雨后零落的桃花而开悟;圆寂后他的骨塔埋葬于梅花林。所以,太虚大师写八指头陀的一生是这样的:“梦兰而生,睹桃而悟,伴梅而终,以花为因缘,以花为觉悟,以花为寄托,以花为庄严。”

虚云和尚禅不离茶

自古以来,茶与禅有著密切的关係。很多佛寺以禅修为常课,而禅者静坐时最忌昏沉,因此具有提神醒脑功效的茶,便自然成为他们最理想的饮料。

初出家时,我时常认为禅和子每天喝茶以抖擞精神是要不得的陋习,是一种执著,会嗜茶成癖,直至有一天偶然翻阅《虚云老和尚诗歌偈讚集》,始知“禅师一日不可无茶”。这位一身兼繫五宗法脉的禅门巨匠,也有饮茶的习惯。他有一篇山居诗,其中一首写烹茶之乐:

“ 山居意何远,放旷了无涯;

松根聊作枕,睡起自烹茶。

山居无客到,竹径锁烟霞;

门前清浅水,风飘几片花。”

在远离尘俗的山林中,睡起先品尝自己烹沏的一盏清茶,然后结跏趺坐,浑然入定,确实是饶有禅趣的。虚云禅师不但喜欢泡茶,还会採茶呢!他写有一首隽永的《採茶》诗:

“山中忙碌有生涯,採罢山椒又採茶;

此外别无玄妙事,春风一夜长灵芽。”

虚云和尚经常泡茶款客与敍旧。在他的诗集中,这类的作品颇多,现摘录三首以供大家欣赏。《秋夜偕友坐岑楼》:

“此际秋色好,得句在高楼,启户窥新月,烹茶洗旧愁。

盘桓无俗客,酧唱有良俦,薄袄怜寒意,传灯论未周。”

《于蒲溧遇唐猷生夜话敍别》:

“寂寂滇南道,何缘遇故知,羡君为宦早,愧我学禅迟。

煮茗联新句,挑灯话旧诗,一窗风月好,重聚又何时。”

《答詹励吾梦中茶话次韵一绝》:

“雪未全消路未乾,梦中三笑报平安;

瓶笙初沸茶初熟,不觉人间有岁寒。”

嗜茶者常说茶道有“朴实无华”的俭德。禅师山居的清修生活:由植茶,採茶,烹茶,到迎客敍旧,个中禅意,将这俭德发挥得淋漓尽致!

在中国诗史上,虚云和尚是长寿诗人(1840 – 1959),享龄至一百二十岁。这佛门高僧,足迹踏遍中国无数名山,所著的诗歌偈颂有三百九十多首。他的诗境结合山居自然的风景和禅者证悟的心得,清淨超逸,一尘不染。诗坛对他的作品评价甚高。近代佛门诗人詹励吾居士说:

“虚老的思想已是清淨得一尘不染,而他度生的心愿却是扩大得无际无边,因之他的诗境别成一体,而于造句遣词,又纯任自然,时时流露出无碍自在的道人本色。他这种诗格,我在历代中国世出世间的诗人中,都很难找到适当的比例。”

朋友,大家于闲暇时,不妨静心阅读《虚云老和尚诗歌偈讚集》,会令你意念清淨,胸怀洒脱,如入禅境!读时亦可沏茶品茗,自然能忘却烦嚣,须知“茶禅一味”啊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