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如居士

文章

「世事如舟掛短蓬,或移西岸或移東;

幾回缺月還圓月,數陣南風又北風。

歲久人無千日好,春深花有幾時紅;

是非入耳君須忍,半事癡呆半作聾。」

人生好像掛上短蓬遮蔽風雨的孤舟,在時光的大海中,隨着激流東飄西泊。世事有時歡樂如圓月,有時悲痛如缺月;順遂時如沐和暖的南風,乖逆時如遭凜烈的北風。諸法是無常的,人有生、老、病、死的現象,物有成、住、壞、空的演變,時有春、夏、秋、冬的更替。

所以詩中說「歲久人無千日好,春深花有幾時紅。」最後,作者將自己忍辱處世的經驗,用兩句話表達出來:「是非入耳君須忍,半事癡呆半作聾。」

這首警世詩,是明朝文學家唐寅所作。唐寅,又名唐伯虎,中國文學史上稱他為吳中才子(即江蘇省才子)。他不但只是文學家、畫家、書法家,而且對佛法頗有鑽研,自號為「六如居士」。

為何自稱為「六如」呢?相傳唐伯虎喜歡讀誦《金剛經》。有一日,他讀至《金剛經》第三十二分的一首偈語: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」忽然心內有所省悟:原來世間一切事情,都是緣聚則生,緣散即滅,空無自性,短暫無常的,猶如經中所指的六種譬喻:如夢、如幻、如泡、如影、如露、如電。自此之後,他就自稱為「六如居士」。

相傳唐伯虎年二十九歲時,在鄉試考第一,本來有意在仕途上發展的,但可惜在考進士會試的時候,因被牽涉科場舞弊案,而被革黜於仕途。從此之後,他放棄功名,傲遊名山大川,致力於繪畫、書法、詩詞,與文人畫家徐禎卿、祝允明、文徵明齊名、號「吳門四才子」。

唐伯虎還寫了一首詞,文辭頗似近代的白話詩:

「人生七十古稀,我年七十為奇。

前十年幼小,後十年衰老。

中間只有五十年, 一半又在夜裏過了。

算來只有廿十五年在世,受盡多少奔波煩惱!」

這首詞,感嘆人生歡樂時光的短暫,大部分的時間都為生活奔波,為事業而煩憂。他認為就算活到七十歲,除了前十年幼少不懂事,後十年衰老之外,中間五十年,一半是在黑夜中過的,其實算起來只有二十五年光景,快樂的時光,十分短促,而痛苦實在太多啦!

這位明代才子,雖然不得志於仕途,但是他在文藝方面的才華橫溢,尤其是山水畫,最能代表吳門江蘇的傳統。他一生就是靠賣畫維生,並無從商或做官,所以一生高風亮節,清貧自守,絕不貪取一文不義之財,即使窮困,絕不使用人間一分半毫不義的造業錢。他很注重因果報應,所以他有一首詩講:

「不煉金丹不坐禪,不為商賈不耕田。

閒來就寫青山賣,不使人間造業錢。」

 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