圓月上寒山

文章

在市區生活的人一般都住在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裡,所以即使皓月當空,推開窗戶也不一定能看見皎皎明月的。只是終日為工作奔波,或習慣了城市享樂的人,又那會有閒情逸緻拋開煩瑣的雜務,走進野外的懷抱,尋求片刻的清淨?

要脫離繁華鬧市生活似乎並不容易,但是如果能夠在空閒的時候,靜下來細讀幾首寒山子的山居詩,很可能會令營營役役、追求物質生活的心境,得到意想不到的靜謐的。

自古以來,禪與詩就好像隱者與山林一樣形影不離。禪所參求的,是在於證悟真如法性,以求圓滿的生命真諦。詩所抒發的,是人內心的感受,用以怡情悅性,這種感受是從心識體驗大自然的景物而流露出來的。所以山居曠野的風光,很自然會成為禪僧傾訴情懷的知己了。

讀禪詩就仿如置身於大自然,每每使人有超塵之感。山居溪澗涓涓的流水聲,峽野間吱吱的鳥鳴,清風中松濤的低吟,都是歌頌大自然奇妙的悠揚樂章。藍天白雲,湖光山色,層巒疊嶂,蒼松古柏,都是宇宙和諧渾然一體的法相呈現。

寒山子在天台山國清寺掛單的時候,觀望著大自然的宏偉,從心底吟出了一首清逸灑脫的山居詩:

「自樂平生道,煙蘿石洞間。

野情多放曠,長伴白雲閑。

有路不通世,無心誰可攀。

石床孤夜坐,圓月上寒山。」

寒山子喜歡平常之道,所以他說「自樂平生道」。這平生道,是禪者的平常心,恬淡淳樸,崇尚自然,心境常常充滿法樂。這樣的禪境,並非言語所能形容。

「煙蘿石洞間,野情多放曠,長伴白雲閑。」天台山位於淅江天台縣佛霞嶺山脈,峰巒蜿蜒起伏,且山上瀑布泉潭甚多,煙霞瀰漫,圍繞在蘿藤與石窟之間。置身於這種矌野之中,幽靜的情懷使禪者感到自己好像天上的白雲一樣悠然自得,自由飄逸。在山巖洞窟參禪悟道,繚繞於山峰的白雲,便自然成為禪者的良伴。

雖然國清寺有路通到市區,但是「有路不通世,無心誰可攀」,寒山子並不願意走入熙熙攘攘的塵世。他這種遠離繁華的心境,不會被任何物慾所打動。

「石床孤夜坐,圓月上寒山。」是指夜深的時候,寒山子一個人獨自坐在石床上參禪,這個時候萬籟俱寂,能參之心,所參之境,已蕩然無存,這時圓月就剛好照在寒山上了。

山居之樂,遠離繁囂,拋卻俗念,一切都變得寧靜雅緻。所以沒有閒暇到郊外接觸大自然的都市人,不妨騰出一點點的時間,靜下來細心欣賞寒山子的山居詩吧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