沏茶隨想錄

文章

生死事大,無常迅速

當唐代詩人陳子昂登上幽州,站在昔日燕昭王所建的黃金台上時,看到下面蒼茫大地,忽然有所感慨,吟誦了一首詩:

「前不見古人,後不見來者。

念天地之悠悠,獨愴然而涕下。」

他覺得人真是太渺小了,從前的聖賢哲人,英明君主,我們已經看不到;將來會建功立業的仁人志士,我們也見不到。此時思念宇宙之大,歷史之長(有多少豪傑被淘汰,有多少豐功偉績被淹沒),不勝感慨悲傷,禁不住涕淚滂沱。

誠然,人生在漫長的時空內,確實是非常渺小的。我們生生世世受自己業力的牽纏,流轉於生死苦海,六道輪迴之中,隨業受報。今生幸得人身,在十法界之中,也算佔到中間的地位。但是人生不過數十年光景,轉眼即逝,所謂「呼吸一息不來,就成隔世」。試問,在這數十年光景,生活於營營役役的紅塵世間,所為何事,將來死後,又往何處去呢?

其實,人生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,大多數的人都忽略了,這就是「生死大事」。我們要認識生死,了解生死,體取生死的本性,從而超越生死。永嘉玄覺禪師初見六祖的時候說:「生死事大,無常迅速。」他的意思是說:人的生死是一件大事,大家要依照佛陀的方法去修行,早日擺脫生死的束縛,因為無常很快就要到了。無常者,即死亡的日子。但是,大多數眾生都錯認了人生的意義,費盡心思,祇集中於衣食住三件事上,消磨一生的歲月。財色名利的慾海,淹沒了不少豪傑。古德講:「一日無常到,方知夢裏人;萬般帶不去,唯有業隨身。」當人要離世的時候,試問一切物質,包括錢財資產,有哪一樣可以帶走的呢?

凡夫一生所費的心機,都是集中於有為的生滅法上面,對自己的靈性覺知,本有的不生不滅佛性,沒有興趣去探討,也沒有時間去參究。其實,釋迦牟尼佛告訴我們,眾生皆可以成佛。當眾生經過修行,將惑業去盡,他的不生不滅,常住真心的功能,就能夠顯露出來。在這個時候,他就能夠擺脫六道輪迴,超越生死痛苦,常住於永恆快樂之中的。

各位,這個「常住真心」,就在你的內心深處,佛經稱之為諸法實相、真心、妙心、佛性、諸法空相、實相般若,有待你去發掘、探討和體證。你有沒有去珍惜它的存在,並嘗試去發揮它不可思議的功能呢?

修心

人生的真義是什麼?人為什麼生於世上?為什麼要經歷悲歡離合、生老病死的痛苦?佛陀告訴我們,當你證悟你的「常住真心」時,這一切人生的疑惑和痛苦,就能徹底消除了。

人因為在生滅法上錯用了心識,遂依「真」而起「妄」,作業受報,流轉於生死苦海,六道輪迴之中。《楞嚴經》說:「一切眾生,生死相續,皆由不知常住真心,性淨明體,用諸妄想,此想不真,故有輪轉。」

什麼是妄心呢?它就是你當下剎那不停,永無竭止的心識活動。從無始以來,這心識就與你形影不離地存在於宇宙之間。你曾被它迷惑而作惡,遂招愆惡果,帶給你不少痛苦;但它也曾教你作善,產生善報,令你享受很多樂果。你過去、現在、未來的一切遭遇,無論逆境或順境都是它所帶動的。

所以,凡修學佛法者,第一步功夫就是要認識自己的心。

人類不斷地尋求科技知識,使物質文明突飛猛進;但對於內心精神世界的認識,卻愈來愈貧乏。一般心理學家,自命以研究心為任務,但他們的重點卻是分析他人的心,不是自己的心;而且祇是盤桓於「妄心」意識的範圍內,忽略了超意識,離現象的心性。這樣去研究,又怎能探討「真心」的勝意呢?

現代人的生活價值是物質的享受,生活法則是維護個人利益,所以大多數人著重於外表,忽略了內心的精神德用。其實,這心體是一切眾生本有的佛性,宇宙萬法生發的根源。

《真心直說》云:「三世諸佛同證,蓋證此心也;一大藏教詮顯,蓋顯此心也;一切眾生迷妄,蓋迷此心也;一切行人發悟,蓋悟此心也。達此心,則頭頭皆是,物物全彰;迷此心,則處處顛倒,念念癡狂。」佛門千經萬論所指的,就是勸導我們要認識自己的心,不要讓它走入妄境。須知妄心能做出貪、瞋、痴、殺、盜、淫等惡業,令你受苦無窮。所以,修行者必須去除妄念,令自己的心歸納於真心之中。

夢窗禪師的忍辱

夢窗禪師有一次搭船渡河,當船剛離岸不久,有一位帶着佩刀,拿着長鞭的將軍,向船家大叫:「等一等,船夫,我也要渡河!」

全船的人異口同聲地說:「船已經開了,不要再回頭了。」

船夫也大聲回答道:「你等下一班船吧!」

這個時候,夢窗禪師就說:「船家,船離岸不遠,就行一個方便,回去接他吧!」船夫見到這位出家人,道貌岸然,長相慈悲,於是聽從他的提意,將船開回頭。

將軍上船後,剛好站在夢窗禪師身旁。他餘怒未息,手拿着鞭,抽打了夢窗禪師的頭一下,跟着就大聲地說:「和尚,你走開!我要坐在這裏。」祇見一鞭抽打在頭上,頓時鮮血冒出,禪師不發一言,立刻站起來,把位讓給這位將軍。

大家看到這將軍那麼凶惡,都十分害怕,敢怒而不敢言。其中有幾位竊竊私語地說:「你看,和尚這麼好心,勸船夫回岸接他,還要讓他打一頓,真是好心沒有好報。」這個將軍聽到之後,才知道這位和尚是剛才勸船夫回頭接他的人。

不久,船到岸了,夢窗禪師隨着大家落船,走到水邊,靜靜地用手掬起水,將額上的血漬洗淨。野蠻的將軍心內有點難過,走過去對禪師說:「大師,真的對不起。」

夢窗禪師心平氣和的回答:「不要緊,出門的人,心情往往都是不大好的。」

這時將軍更覺慚愧,禪師不但沒有責備他魯莽打人,還婉言安慰他。他覺得對不起這忍辱柔和的出家人,於是上前跪在水邊,向禪師懺悔。

朋友,世間上什麼力量最大呢?忍辱的力量最大。世間上的粗言、惡罵、拳頭、刀槍,使人畏懼,但卻不能令人屈服,唯有忍辱才能感化頑強!

 

 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