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代兩詩僧

文章

八指頭陀與花有緣

清朝詩僧頗多,但最具傳奇性的,首推八指頭陀。他祇讀過三年書,而且從未學過作詩,但他即興吟誦出來的詩,首首都是文辭雋永,意境深遠,禪趣洋溢,親切感人的。他能詩而不能寫,時人將他的詩編纂為《八指頭陀詩集》十卷,風行於世。

八指頭陀(1851–1912),名敬安,字寄禪,湖南湘潭人,七歲喪父,十二歲喪母,因此幼年生活甚為坎坷,家貧失學,以牧牛維生。十六歲那年春天,他正在山坡牧牛,看見山上桃花盛開,燦爛奪目,徘徊其間,心情甚為舒暢。但是,頃刻間陰雲滿天,繼而風雨交加,殘花亂飛,棵棵桃樹都變得摧折凋零。他頓感人生無常,於是毅然投於湘陰法華寺,依東林和尚剃度出家。

有一年,他行腳至阿育王寺佛舍利塔前禮拜,為了表示自已的虔誠,自燃左手二指,作法供養,因號「八指頭陀」。他本來不懂作詩,為什麼後來成為著名詩僧呢?這內裏有一段不可思議的感應故事:

八指頭陀在岐山仁端寺任行堂僧的時候,有一日,見到一隻病狗走入寺內,饑困求食,他慈悲心切,將牠飼養於大寮(即厨房)隱蔽處。當時寺內是嚴禁養畜的,查出會被罸遷單(逐出寺門)。但是,為了救活這隻可憐的病狗,他願意冒罸。正如《佛說阿難四事經》說:「當以慈心養育幼弱,見禽獸蟲蛾,常當愍念,隨其所食,令得蘇息。」他决心要依教奉行慈悲心。

經過十數日後,這病狗也漸見痊愈,尚待數日就可為他另覓新主。怎料,方丈聞說有人養狗,突然要巡視大寮!頭陀惟恐養狗一事被方丈發覺,於惶恐情急之際,即時將狗驅走,並將飼狗的殘羹叟飯吞食而盡,以避嫌疑。這時狗蹤已渺,狗飯亦空,方丈疑心頓息。事後,頭陀回到寮房,口臭肚悶,吐嘔不已,經過一夜,起床之後,竟然心境朗然,智慧頓開,悟「文字般若」,對一切文字,及以前不明白的經句,洞然通曉。

據說這種境界,是從他不惜冒罸,飼養病狗的「慈悲心」與吞食狗飯時,對污穢的「無分別心」所引發的。

當「慈悲心」與「無分别心」發揮至極點,剎那間就能覺悟真實智慧。

從此之後,他對任何有所感觸的境物,即能吐詞拈韻,吟詠成詩。有一首《雪後尋梅》的詩,就是他不須推敲,不加思維,即興誦出的五言詩:

「積雪浩初晴,探尋策杖行,寒依古岸發,靜覺暗香生;

瘦影扶煙立,清光背月明,無人契孤潔,一笑自含情。」

八指頭陀喜歡梅花,他有一首詠梅的五言律詩:

「人間春似海,寂寞愛山家,孤嶼淡相倚,高枝寒更花,

本來無色相,何處著橫斜,不識東風意,尋春路轉差。」

他亦性愛遊山,故其遊山詩甚多,錄不勝錄,如《歸茅山詩》:

「禪心不及白雲閒,荏苒風塵老客顏;

一別林間驚歲晚,歸來紅葉滿秋山。」

另有《天童寺結茅》:

「山僧性愛山,不樂人間住;

欲持瓢笠行,更入山深處。」

他特別喜歡住在植有梅花的山寺,曾有七言絕句曰:

「我與青山有宿緣,住山不要買山錢;

山中歲月如流水,纔看梅花又一年。」

八指頭陀一生與花有緣:他母親是夢見蘭花而生他的;少年時他見到雨後零落的桃花而開悟;圓寂後他的骨塔埋葬於梅花林。所以,太虛大師寫八指頭陀的一生是這樣的:「夢蘭而生,睹桃而悟,伴梅而終,以花為因緣,以花為覺悟,以花為寄托,以花為莊嚴。」

虛雲和尚禪不離茶

自古以來,茶與禪有著密切的關係。很多佛寺以禪修為常課,而禪者靜坐時最忌昏沉,因此具有提神醒腦功效的茶,便自然成為他們最理想的飲料。

初出家時,我時常認為禪和子每天喝茶以抖擻精神是要不得的陋習,是一種執著,會嗜茶成癖,直至有一天偶然翻閱《虛雲老和尚詩歌偈讚集》,始知「禪師一日不可無茶」。這位一身兼繫五宗法脈的禪門巨匠,也有飲茶的習慣。他有一篇山居詩,其中一首寫烹茶之樂:

「 山居意何遠,放曠了無涯;

松根聊作枕,睡起自烹茶。

山居無客到,竹徑鎖煙霞;

門前清淺水,風飄幾片花。」

在遠離塵俗的山林中,睡起先品嘗自己烹沏的一盞清茶,然後結跏趺坐,渾然入定,確實是饒有禪趣的。虛雲禪師不但喜歡泡茶,還會採茶呢!他寫有一首雋永的《採茶》詩:

「山中忙碌有生涯,採罷山椒又採茶;

此外別無玄妙事,春風一夜長靈芽。」

虛雲和尚經常泡茶款客與敍舊。在他的詩集中,這類的作品頗多,現摘錄三首以供大家欣賞。《秋夜偕友坐岑樓》:

「此際秋色好,得句在高樓,啟户窺新月,烹茶洗舊愁。

盤桓無俗客,酧唱有良儔,薄襖憐寒意,傳燈論未周。」

《於蒲溧遇唐猷生夜話敍別》:

「寂寂滇南道,何緣遇故知,羨君為宦早,愧我學禪遲。

煮茗聯新句,挑燈話舊詩,一窗風月好,重聚又何時。」

《答詹勵吾夢中茶話次韻一絕》:

「雪未全消路未乾,夢中三笑報平安;

瓶笙初沸茶初熟,不覺人間有歲寒。」

嗜茶者常說茶道有「樸實無華」的儉德。禪師山居的清修生活:由植茶,採茶,烹茶,到迎客敍舊,個中禪意,將這儉德發揮得淋漓盡致!

在中國詩史上,虛雲和尚是長壽詩人(1840 – 1959),享齡至一百二十歲。這佛門高僧,足跡踏遍中國無數名山,所著的詩歌偈頌有三百九十多首。他的詩境結合山居自然的風景和禪者證悟的心得,清淨超逸,一塵不染。詩壇對他的作品評價甚高。近代佛門詩人詹勵吾居士說:

「虛老的思想已是清淨得一塵不染,而他度生的心願卻是擴大得無際無邊,因之他的詩境別成一體,而於造句遣詞,又純任自然,時時流露出無礙自在的道人本色。他這種詩格,我在歷代中國世出世間的詩人中,都很難找到適當的比例。」

朋友,大家於閑暇時,不妨靜心閱讀《虛雲老和尚詩歌偈讚集》,會令你意念清淨,胸懷灑脫,如入禪境!讀時亦可沏茶品茗,自然能忘卻煩囂,須知「茶禪一味」啊!

 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