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咒威德

文章

中國佛教對咒語的意義,一貫傳統是不作解釋的。這可能是由於譯者深知誦咒時以發音為主;而不可思議的音聲感染力,往往超越了文字所能表達的範圍,所以誦咒者不必要鑽研文句的釋義,以免執著了片面的文字義理,反而妨礙了清淨心。

《佛母大孔雀明王經》有三十多條咒語,經中對於真言含義,保持五不翻原則。

一、秘密不翻:如諸陀羅尼呪。

二、多含不翻:如婆伽梵含六義。如曼荼羅含種種義。

三、此方無不翻:如閻浮提樹。如卍。

四、順古不翻:如阿耨菩提。自古存梵。

五、生善不翻:如般若尊重智慧輕薄,為人生善仍存般若也。

咒有善咒、惡咒之別。如為人咒治病或為防護己身者,即為善咒;咒詛他人令罹災害者即為惡咒。《四分律》卷三十云︰「若學咒腹中蟲病,若治宿食不消;若學書、學誦,若學世論為伏外道故;若學咒除毒,為自護,不以為活命,無犯。」因咒語具神效,對於修道,佛法認為咒術是無益的,也不許僧眾利用咒術來獲取生活(邪命)。另世俗有以咒術殺生者,現在各部廣律也考慮到,咒術殺害生命所犯罪過的輕重。可見戒律對持咒一事的態度。

在佛法中,起初是諦語──真誠不虛妄的誓言,是佛力、法力、僧力──三寶的威力,修行者的功德力,也能得龍天的護助。諦語與三寶威力相結合,論性質,與咒術是類似的。所以《十誦律》稱說諦語為「咒願」;《四分律》等稱諦語為「護咒」。《四分律》云︰「自護慈念咒︰毘樓勒叉慈(中略)慈念諸龍王,乾闥婆,羅剎婆,今我作慈心,除滅諸毒惡,從是得平復。斷毒,滅毒,除毒,南無婆伽婆。」這就是慈心的諦語。

佛陀濟度眾生的事業:或以文字,或以神通,或以懺法,或以飲食、衣服、臥具、醫藥等,總稱為「佛事」。在娑婆世界中,不依他種方法而獨以音聲為說法者,稱為「音聲佛事」。誦咒是不可思議的「音聲佛事」,其境界非人之心智所能分別思量,亦遠非文字義理所能詮釋。

《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》卷下云:「真言中每 一一字,皆是諸佛全身。末法中一字咒經云:吾滅度之後變身作此咒等。」又云:「一切真言更無勝劣,皆是毘盧遮那大不思議祕密心印。一代教中乃至鬼神所說真言,皆是毘盧遮那如來欲普門益生,全體變作彼鬼神類而說真言;非實鬼神能說真言,餘類皆爾。」是故應知:咒既是諸佛心印,咒在即佛在。

曾有居士問:聼聞孔雀王咒輪貼紙有去毒作用,有沒有科學引証呢?

在見如長老著作的《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導讀》記錄:

近年有佛光大學「生命學研究所」碩士班研究生,特以「孔雀明王咒對降低手機電磁波之探討」為主題,親自到工業研究院作了實驗, 證明貼上孔雀明王咒貼紙,或是自寫孔雀明王咒語在手機上,確有明顯降低電磁波的實際功效。這個實驗結果證明了經中所云:「佛母大孔雀明王力,能除一切諸毒。所謂『電毒』雲毒,蛇毒龍毒,蠱毒魅毒… …悉除諸毒,獲得安隱。」上述只是以手機為例,實驗中,將咒語貼在所有產生電磁波的電器產品上,皆有降低電磁波的真實效應,證明佛言不虛。

在密教裡,存有持誦咒語、觀想種子字或本尊,身口意三密相應的修持法門。究竟這些特定的文字圖案是否真有效應?早已引起科學人士的興趣。

日本江本勝博士,在研究水結晶狀態的實驗中亦發現:正向的意念、文字、聲音、圖案,尤其佛教的咒語聖號、梵唄等,都會產生結構完整而美麗的水結晶。(詳細內容可參閱江本勝博士「來自水的信息」廖哲夫譯一書)。

吠陀經(梵文Veda:印度最古的宗教文獻)及那達瑜伽派 (梵文 Nada Yoga:古印度研究天地萬物原始聲音的瑜伽派) 認為:人類從致誠心所唱誦出神咒的音聲,會產生無比的能量與神聖的感應,比用意識去思惟咒中文字,來得更深邃微密。

注:以上部分資料源自見如長老著作的《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導讀》

發佈留言